右眼失明罹患马方综合征CBA外援奥斯汀的人生就是一段传奇

过去四年,以赛亚·奥斯汀活得仿佛一场梦。只不过,人在梦醒时就会遗忘梦境,而奥斯汀却牢牢记住了两个夜晚,或许会记上一辈子。

2014年NBA选秀夜,如当晚“小绿屋”内所有春风得意的中选新秀一样,奥斯汀微笑着走向聚光灯前,与NBA总裁亚当·萧华握手合影。就在登台前一刻,他还在擦拭泪水。细心的人一眼就能发现,奥斯汀戴的球帽没有任何球队队徽——选秀夜前不到一周,因被诊断出可能导致激烈运动中猝死的马方综合征,原本有着首轮行情的奥斯汀的篮球生涯被宣告“死刑”。为鼓舞奥斯汀勇敢前行,萧华代表联盟安排了一场特别的仪式。

这或许是职业篮球历史上最令人动容的选秀夜,对故事的主角而言更是如此。“时至如今,我的脑海中仍会不时闪回那晚的画面。”而在选秀夜过去不到一年,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夜晚,还发生了一件小事。“我梦见自己在全场欢呼声中运着球,球场似乎长到漫无尽头,还没运过半场,我就醒了。”梦醒的那一刻,奥斯汀激动得难以自抑,在他看来,这就如同命运的某种预示,“或许某一天,当我醒了,一切就会突然成为现实。”

讲述起这段不为人知的往事时,奥斯汀正身处位于中国南京的一家酒店内。这是江苏同曦为其安排的住所,约莫一个月前,这位历尽苦难的大男孩正式代替阿德里安·佩恩成为球队新外援,随队征战CBA联赛,而这已是奥斯汀进入职业篮坛的第三年。

“篮球是逃离苦难的解脱”

四肢修长的奥斯汀自小就被认为有着天生篮球运动员的体型,但在那时候很少有人会意识到,这也是马方综合征患者的普遍特征:身材过高,体瘦,肢长。

在噩梦般的诊断结果公布前,奥斯汀其实已经历过人生的风浪——12岁那年,他的右眼遭棒球重击而导致视网膜脱落,初中时一次扣篮过程中,其右眼再受重创,一年内连续四次视网膜手术仍未能拯救这只失明的眼睛。但至少那时,奥斯汀不必远离球场,依然是媒体与球迷眼中那个前程似锦的未来巨星。

选秀夜后一年半时间里,奥斯汀从未碰过篮球。在萧华的建议下,他重返贝勒大学完成本科学业,其间却拒绝了母校聘其担任校队助教的邀请。“我曾离NBA那么近,离梦想那么近,却被命运夺走了机会。”对于奥斯汀而言,那是一段根本不敢走进任何球场的黑暗时光,“就连打关于篮球的电子游戏,或是听见别人运球的声音,都会让我心碎。”

压抑的情绪之下,奥斯汀动过轻生的念头,是家人与好友的陪伴,以及一份检测报告将他从悬崖边拉了回来。报告出自加州一位有着逾30年马方综合征研究背景的华裔医生。“他告诉我,我的症状不严重,至少在未来的15到20年健康无虞,也可以从事高水平体育运动。”这份诊断报告点燃了奥斯汀的希望之火,但真正助其走出废墟的还是他自己。

奥斯汀依然记得第一次回归训练场的场景,“我的技巧还在,但身体却跟不上节奏。”除了当事者,没人知道奥斯汀为恢复状态付出了多少汗水,更重要的是,人们对此也毫不关心。“每个人都害怕我的心脏问题,只有一家塞尔维亚俱乐部和我有过接触。”于是,在这个为篮球疯狂的东欧国家,奥斯汀踏上了人生的下一站。“在塞尔维亚,我完成了这辈子第一场职业篮球比赛,那种梦想成真的感觉让我快乐。以至于在比赛开始前,我就在更衣室里大哭。”

除了职业篮球,奥斯汀也曾有过其他选择。选秀夜当晚,萧华曾允诺为他在联盟办公室谋一份职。但在这位25岁的大男孩心中,篮球场才是命运最好的归宿。“对我来说,篮球是一种解脱。我的生命里曾经历了许多苦难,只有篮球能让我远离苦涩的现实。这不仅是一场比赛,它帮助我战胜压抑的情绪,也让我支撑起自己的家庭。”

“我知道自己再也回不了NBA了”

离开塞尔维亚后,奥斯汀曾收到过三份合同,其中两份来自欧洲。考虑到亚洲篮球风格更接近美国,他将落脚点选在了中国,与NBL联赛的广西威壮签约。本赛季,他进入了水平更高的CBA联赛,成为江苏同曦的一员。

秋冬季节寒冷的南京让自小生长于加州的奥斯汀有些难以适应。不过除了天气,在来到中国的第二个年头,他已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从饮食、生活到训练节奏。对奥斯汀而言,在中国打球是美妙的经历,尤其是如今进入CBA后,再也不必承受过于沉重的负担。“在江苏队,有很多得分能力出众的本土球员,我只需按教练所说做好本职工作,成为一名团队球员。”

在没有比赛的时光里,奥斯汀几乎一刻也无法停息对故乡与家人的思念。再过不了多久,他的儿子即将年满两周岁,但父子俩不得不忍受长期的分离。“我很想家,想儿子,但我必须在外工作才能养活整个家。”为了能在忙碌的训练生活中挤出时间与家人聊上两个小时,每天清晨7点,奥斯汀都会准时起床,雷打不动地守在电脑面前。异乡漂泊的艰辛,每一位外援都会经历,只有重返NBA才是完美的出路。

这座梦想中的篮球圣殿,奥斯汀曾触手可及,如今却恍若海市蜃楼般虚幻。在被问及此时,当事人并未给出人们预想的那个答案。“我已经放弃了重回NBA这个想法,我知道自己回不去了。因为健康问题,NBA永远不会批准我回归。”与奥斯汀同届的乔艾尔·恩比德已成长为NBA顶级内线,其儿时打球结识的一些好友亦在顶级联盟站稳了脚跟,无论薪水、知名度或是职业生涯的成就,都将奥斯汀远远甩在身后。面对发展境遇上的天差地别,奥斯汀表现出了同龄人不具备的坦然,“没有任何心理落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旅程,我为他们感到高兴。”

直到奥斯汀说出这番话的时刻,人们或许才真正意识到,原来四年前那场勾起了无数人泪水的选秀大会,竟是他与这座篮球圣殿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联系在一起。但NBA并非一切,人生不会因此失色。出于健康考虑,奥斯汀每年都会把心脏检测报告发给那位华裔医生,他计划着坚持到35岁以后退役,不仅为了心爱的事业,也为了家庭的未来。至于死亡,奥斯汀看得更为淡然,“我确信自己很健康,也从不害怕死亡。如果命运让我早早归入天堂,那这就是我的宿命。”

作者:谢笑添

编辑:谢笑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