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与流氓迪士尼「小姐与流氓」

风就静止不动的凝固在天地间,小贩子在车站便叫卖着,前进五十米后就是西安市最豪华的住宅区。天与地就在这么小的距离之间。

上帝的七大天使在连绵不绝的喷洒出透明的水流,铜质的天使雕像带着欧洲风情守护着这个住宅区。铁质的大门带着尖锐的防护,大门处,好一会儿才又一个人出来。

羽看着这个门,身穿“艾格”全套白色衣着的她,头发随风起舞,拿着手里的门牌卡。畅通无阻的进来。这是属于富家小姐的身份。然后,她径直走到面前的一幢大楼里面,坐上电梯,直达14层楼。

敲开门,妈妈看到她,还是吃了一惊,之后就淡淡地说:“回来了。快进来吧。”羽有点失望,但是还是激动得拥抱妈妈:“我回来了,妈妈,我真想念你了!”妈妈显然很不喜欢这样,说:“放开放开。”之后一扭身,进厨房了。

羽尾随着进来,妈妈就说;“羽,我可没有准备你的饭,你看能不能吃?”“能啊,随便。”“你这是什么态度。我问你可不可以吃?”“我的意思就是你做什么我吃什么。”羽觉得好笑,这不是很随便的么。妈妈就恼了,说:“那你一会儿不要怨我做得不好。”羽心里思忖,怎么人和人的表达就差这么远?

做好了饭,光炒白菜,红烧豆腐,西红柿鸡蛋,妈妈一边盛饭一边说:“你这次回来,要留多久呢?”“一个暑假啊,我才大二完啊,暑假长着呢。”“噢,”妈妈好像不情愿的样子:“那么你准备做点什么?暑假不能总是待在家里吧。”“你干什么总是赶我走?”羽有点委屈得说,但是语气很硬。妈妈也是冷冷得说:“我也没想着你回来,你自己看着办,我下午还要去打牌的,那边都等着我。”说完,扒了两口饭,出门了。

她觉得很荒凉,这个家里,雪白的强,红木家具,水晶和彩金的饰品,但是却那么冷清。音响上面摆放着聚宝盆,镀金的,周身珠宝,富丽堂皇,却是讽刺,她看着心酸:我这么远回来,她还是要走?我这个女儿对于她,是重要还是不重要?

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感觉很冷。她把身子蜷缩在自己房间里床的角落,太安静了,于是她放出了《天鹅湖》这个悲壮震撼的曲,睫毛上面带着落寞的尘埃,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自己的脚,那双细瘦的羽出汗的脚。她想,这次回来原本是要跟妈妈在一起时间多一点,但是现在看来完全不行,妈妈把打牌看得比我重要。第一天回来就对我这样冷淡,那么后面呢?不行,我要找个温暖的方式。

她打电话给高中的好朋友,那个陪伴她多年的小唯。电话接起,她佯装快乐的说:“小唯,我是羽,我回来了。”“噢,我们什么时间见一面呢?”那边掩饰不住的兴奋。“只要你有空。我想我回来了但是却没有事情做,有点空,我们要不去学点什么?”“我也是,我想学街舞。”羽说:“街舞挺合适你的,但是我呢?我不太合适的啊。”“那么我们去健身中心吧,那里什么都可以学,”小唯说:“要是你有空,你现在就过来,我们去看看。”

于是她就如约而知,羽就这样站在西安的街头,身后是西安市排得上名的“美格菲”健身中心,细碎紧密的红色的灯泡,使“美格菲”三个字熠熠生辉,白色的砖墙上面更显得醒目。健身中心前面就是一排排被灰尘扫荡过的树,灰的绿,可怜。古老,是属于西安这个城市的。远离了特征化的东西,还是不能避免地感到怀旧起来。

小唯赶过来不免要说一些话,和以前一样,白白胖胖,小小的脖子上面顶着卷曲浓密的褐色头发。羽温和的笑着去揉小唯的卷发,两个人上去和小姐进行咨询,都被说服的办了会员卡,小唯拿到卡的时候,“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压低声音:“羽,据说健身中心很多帅哥,还很有钱,我们在这里找个。”羽推了她一下,说:“你胡说什么,有你这样的目的来健身?”小唯一撇嘴:“就你清高!不说了,我们以后天天来健身。”

健身这个事情,基本上占据了羽每天大半的时间,这样一来,羽就觉得生活还是很充实的,阳光还是很灿烂的,暂时远离家里那冷清的一切。她想着就这样了,暑假也会就这样结束,但是没有想到,就是在那时候,故事才开始,其实要是再来一次,不知道她会不会选择那个时候上车?

2007年8月8日PM10:05,街上还是一片灯火通明,这是一个平常的夜晚,天上没有什么流畅的星河,也没有优雅的月亮,携带着一些凉意的风从头到脚的掠过人的身体。

羽跟平常一样,催促着:“你好了没有?我再等你一会儿,再不来我就走了。”不一会儿,小唯出来:“喂,你还真的要走啊。敢不等我。”羽笑了,说:“你有本事啊,我怎么能不等你。而且我才回来啊,很多路都忘记怎么走了,我还怕你不跟我玩了。”“还把你说得可怜的,我们每天在这里健身,我怎么一个帅哥都没有遇到。唉。”“总会有的啊,你着急什么啊。”“你看你跟素,都谈了好几次恋爱了,我还一次都没有的。”说话的小唯,自我解嘲的笑,浑身上下的肉跟着她一起笑着颤抖起来。

羽想到了什么,就说“素跟翔还好吗?”“早分了。”“噢……”羽还有些吃惊,但是不像表现得过分,只好淡淡地说:“那么素还好么?现在怎么样啊?”“素新找了一个。”“翔呢,是不是很伤心。”“也还好吧,这年都就那么回事。”小唯说到这,又“咯咯”的笑了:“但是,我一直觉得,翔当时跟你分开,是有点傻气了。”“过去的事情了,别提了。”羽一句话带过去,又说:“已经分开的恋人没什么好说的。你也知道,我和翔分手之后,还交往过别人,最近分手的这个才让我最伤心。”“就是那个凡?”“其实,我很想念他。”“想他干什么?你也不嫌丢人。你要知道,女孩子被人甩了,对于以后总是不好。”羽脸上开始挂不住了,就冷冷得说:“你们是不是也在背后这样说我。”“你说什么话呢。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你,而且班里的人都说是凡的不对,你当时哭得那么伤心,谁看了都心痛的啊。”羽心里就明白了,当时她和凡那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凡把她从其他追求者中抢到的事实,大大的提升了凡在班里的威信。同时又主动提出了分手,同学之间明里虽然不说,暗地里,或者说凡用情不专,或者说羽没有能力抓住男人的心。羽想到这里,强颜欢笑了一下,刚才小唯的话,就像有人给她的脸上扇了几个耳光。小唯没看出来,继续说:“不过说实话,你交的几个男朋友都挺不错的啊。”脸上带着有些羡慕的神情。羽眯着眼睛说:“怎么了,你还嫉妒啊。”“不过……你现在才多大,就已经交了几个了……”听到这话,羽就恼了,一张粉脸立刻就拉了下来,小唯看她神情不对,就拐着话题:“你这几天白天有空没有,我们逛街?”虽然之后他们聊天很愉快,但是刚才那个话语一直让羽不舒服。

“你现在才多大,交了几个……”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羽当时虽然说不是什么班花,但也是众星捧月。一个女孩子一生中要是没有几个有影响力风云人物追求过,那总是显得有点遗憾。凡在当时也算是有影响力的男生,一下课,男生基本上都在凡的周围。翔当时也被凡所吸引,不过一山难容二虎,翔有自己的小团体。当时班里还有几个活跃的男生都喜欢羽,活跃的男生总是会被这样温柔的可爱的女孩子所吸引。羽也不算是很漂亮的女孩子,但是一双眼睛眨巴眨巴,总是安安静静的看书,那是最喜欢看的就是张爱玲的书,于是又给她蒙上了小资的面纱。于是凡就在一个月满的时候获得这个女孩子的爱情,从此被人看作一对让人甜蜜的小情人。但是这样的爱情来得快也去得快,半年的爱情。

夜的风声让周围的景物更紧凑了,似乎预示着故事就要开始。

两个女孩子一直这样聊,一看时间晚了,羽就让小唯赶快回家,自己则快跑几步,追赶前面的608路公交车。

其实,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不知道她会不会有勇气去说那些话。

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