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小城的篮球记忆作文「一座小城的篮球记忆」

作者:胡 炜

对于一座城市的记忆,可以有许多内容,譬如那些曾经低矮破旧的老房子和城市杂乱的边边角角,怎样一天天地变成漂亮的高楼大厦,变成宽敞的广场、漂亮的公园;譬如曾经狭窄弯曲阴暗的老巷子如何渐渐变成宽敞笔直明亮的街道;譬如那些聚了散,散了聚,或清晰,或模糊的街坊邻里同学亲戚朋友的面孔;譬如飘荡在街头巷尾让人直流口水的油炸粑清明粑糯米饭米豆腐辣鸡粉和豆腐园子的诱人香味;譬如某个时刻,站在街边,凝望着飘过城市上空的一片流云,或是瞥见掠过天空的一只飞鸟,突然会生起渴望诗和远方的心情;又譬如……

这,就是我一想起这座西南边陲小城——长顺,脑海里就会涌动出的一幅幅生动画面。

一座足足生活了四十多年,至今仍是魂牵梦绕的小城,让我回想的东西实在太多。自己在这里生活生长的点点滴滴,这座城市一天天变大变美的时时刻刻,春夏秋冬不同季节散发出的不同气息与美丽,还有让自己沉醉不已的斑斓秋色,都值得回味和咀嚼,但非常奇怪的是,我在那一瞬间,想得最多,记忆最终选定的驻留点,却是一个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弧线,之后空心入网的圆滚滚的家伙——对,那就是篮球!

一座小城,一段关于篮球悠长而美好的回忆,由此生动展开……

时光倒转四十多年一个夏日的黄昏,我坐在一间茅屋门前的一张石凳上,用好奇胆怯的目光开始打量这条叫文化路的街道。那是送我进县城读书跟着外婆住了一年多之后,放不下心的父母决心举家从一个小山寨搬进县城,先租房子住了段时间,之后,花不到一千块钱,从一位移居惠水的亲戚手里,买下这间茅屋。在这条叫文化路又习惯称一队的地方,我开始了与这条街,这座小城四十多年的相伴。

在我胆怯好奇的目光里,我看见街对面的房屋后面,有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那是羊腾屯。我家茅屋的后面,是供销社,供销社跨过街道,就是小城的地标——天灯坡。右手小巷延伸的尽头,是物资局、长寨小学和教育局。小巷中段往左还有一条向上爬升的小道,通向武装部和后花园。左手,小巷尽头左转,就汇入了县城的中心地带——十字街。就在那个交叉点上,除了体委,还有通向法院路的一条小道,路右边是司法办公场所,再往右是大礼堂,礼堂高高的阶梯下面,有一大片平地,平地的中间地带,就是体委的露天篮球场。

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我看见天上的云彩是一片红彤彤的火烧云,被夕阳映红的篮球场上,有几个跟我个头差不多的小朋友,正在兴高采烈地打着篮球,他们接球,投篮的动作很熟练,明显要高我一个档次。

也许是想认识小伙伴的念头,让我鼓起了勇气。我站起身来,向篮球场走去,很快就汇入了打篮球的小朋友当中。他们先是好奇地看着我,问我从哪里来?我指了指不远处的茅屋,告诉他们,我家搬来这里了,以后,我们就是同一条街上的了,可以跟大家一起玩了。我听到其中一个小朋友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之后,一个比我高半头的小朋友,将他手中的篮球扔给我,好像还说了句,好的,欢迎加入。我接过沉甸甸的篮球,我第一次投篮,竟然连篮板都没有够着,逗得小伙伴们一阵哄笑……

也就从那天起,我有了新的玩伴,也有了除学校和家庭之外,停留时间最多的场所——篮球场。在那里,我与小伙伴们纯粹是出于对篮球的天然喜爱,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晴练骄阳下,雨练雨丝中,每天不玩到大汗淋漓和气喘吁吁绝不回家。我们的篮球技艺一天比一天提升,像什么胯下运球、背后运球和转身运球动作,我们都会。

若干年后,读到一位叫海耶斯的NBA球星说过的话“我不高大,甚至很矮,也没有最好的运动素质,但我会玩命地扑向篮球,因为我爱篮球”,我不禁哑然失笑。一个身高一米九八的球星说这样的话,只能感觉他真的很凡尔赛,这句话,倒是可以成为我和这些个子不高却真心热爱篮球运动的小伙伴的真实写照。

在小城里,篮球不但给予我们无穷的生活乐趣,也极大地拓展了我们的生活空间。体委球场时常会被一些大人占据,我跟小伙伴们就会转移战场,要么到长小球场,要么到民中球场,偶尔,还会到县委大院的球场去玩。那时节,凡是小城里有球场的地方,我们几乎都去打过球。

每年漫长的暑期里,除了打篮球,由于天气热,我们还会去闹鹰岩洗澡,到靠近和心寨的洗布河学游泳,跑到大关农具厂去找人家丢弃的废铁块来做弹弓玩。一群玩心很大的小伙伴,以体委篮球场为中心,足迹踏遍县城的东西南北。那时候,县城比现在小很多,记得去远处的球场玩球回来,我们还会改编一首当时很流行的歌曲,让自己稚嫩的歌声在小城上空回响:

日落西山红霞飞

小伙伴打球把家回

……

那时候,体委球场经常举行各种篮球赛。球场升级为灯光球场之后,有比赛的时候,灯光亮起,小城的夜空被照得通亮,球员们在球场上挥汗如雨,里三层外三层的观赛群众引颈观战,为一个远投进球,大声叫好,因一次精彩过人或是抢断而大声惊呼,被一个在篮筐里旋转几圈后又弹出来的球大声惋惜……体委球场,那时是小城最热闹的地方,一场精彩的篮球比赛,就是一个盛大的节日。小城的人们在这里欢笑,在这里鼓掌,也在这里感觉到无聊日子里少有的精彩与美好。许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还清晰地记得当时挤在人缝中看篮球比赛时的情景,我记得当时有一位投篮很准的球员,他投篮动作很漂亮,但跑动不算积极,每次看到他偶尔投篮不中,独自在后场懊恼的样子,我都会感到心疼。我记得当时有一支厂矿球队,有三名球员是上海的男知青,他们身高臂长,腿长身短,肤色又明显比当地球员白皙,每次他们上场,总会引得观众惊呼,看,那几个上海人,好高,弹跳真好,抢篮板球太厉害了。我还记得体委有位老师,三步上篮的动作一气呵成潇洒漂亮,每次看他打球,总会引得我们次日在球场上拼命模仿一番……

小城或许没有别的城市繁华热闹,小城里的人或许也没有别的城市的人那么有钱。但在我的记忆里,小城里喜欢打篮球的人,绝对不比别的城市少,小城的篮球氛围也一点不比别的地方差,小城的篮球赛事也一直在热热闹闹地举行着。

时光在不觉中流逝,一转眼,几十年的光阴倏然逝去。我与我儿时的小伙伴们都渐渐长大,从挤在人缝中观赛的小屁孩,到走入赛场的参赛球员,到成家立业,虽对篮球的喜爱初心不改,却也挡不住油盐柴米酱醋茶庸常日子的无情交替,正日渐老去。

曾经,抽一根烟就能走通街的长顺县城,如今已经变得高楼林立,街道宽敞,广场、绿地、公园,树木,花草将这座“山水园林盆景城市”装扮得整洁亮丽。儿时许多熟悉的地方,如今都变了样。

记得多年前我曾经在一篇题为《山城长顺》的小文里,将小城譬喻为一个大火锅——“高处远观,小城就像一口硕大无比的火锅,锅边沿是山,锅中心是山,大锅里沸腾着的,就是小城人活泼泼的日子与生活”。如今再看长顺县城,这段文字的描写,已经明显过时。长顺虽然依旧是山城,但天灯坡已不再是城市的中心,只能是小城的地标。小城的边际向四周拓展得越来越远,加上老城与城南新区连片,与威远的同城化步伐加快,如今的小城,已经像一艘停泊于苍茫大海之上锃光瓦亮的巨大舰船,在新时代的征程上,扬帆起航,劈波斩浪,驶向更加辉煌的彼岸。

再说回篮球。曾经留下无数美好记忆的体委球场,如今已不存在。但在体育湖公园旁边,建起了一座漂亮的体育馆,馆里,有1号2号篮球馆,场地是标准的木地板,四周是漂亮的看台,观众可以舒服地坐着享受精彩比赛。

我经常在电视新闻上看到在这里举行精彩篮球赛事的报道,规模比早些年亲历过的比赛更大,比赛水平也更高。看台上的观众欢呼雀跃,脸上的欢乐表情,与昔日体委球场边上拥挤着的观众同出一辙。

体育馆外,还有三个露天篮球场,我回小城的时候,经常驱车经过那里。有一次,我看到有个小孩孤独地一个人在球场上打球,我停下来,注目良久,不舍离去。我仿佛,又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我想到了篮球巨星科比说过的一句话“即使世界抛弃了我,可还有篮球陪着我。”那一刻,我心里满是感动。

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店铺林立,人声鼎沸,可以让一座城市显得繁华富丽。

在步道上奔跑、在球场上跳动、在广场上舞蹈、在健身馆里挥汗,以及独自在家门口踢毽子的小女孩的人影,可以让一座城市充满生机,富于生命的活力。

我相信,小城的篮球运动,会一直兴盛,小城的明天,会更加美好。

长顺,一定会长长久久,顺顺利利,欣欣向荣,充满活力!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我是80后,家里兄弟们姐妹多,小时候家里穷,父亲外出打工,母亲在家里照顾我们。记得上小学那会,我们一群毛孩子穿着布鞋,拿着橡胶做的篮球在凹凸不平的土地上打着篮球,篮球上还起着好几个包,打着打着砰的一声响,球爆了,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我自己的篮球小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